The Reunion(Gil-galad/Elrond)

秀礼物——狂喜乱舞地秀礼物!

阿水水这篇真心虐的我一口血QVQ,尤其是最后两段,简直……捅刀还是专业的来得好。

阿水:

和 @食肉饼 一起开的脑洞洞,写出来送给你!=3=

故事发生在霍比特人3里,领主从多尔哥多回来以后发生滴事!

————

夜色已深,深蓝的苍穹之上繁星熠熠。

位于迷雾山脉重重山谷间的伊姆拉崔内,精灵们停下欢声笑语,将那些流淌着温暖惬意的烛火一一熄灭,伴随着整个中土大地进入万籁俱静的梦境中。

然而伊姆拉崔之主的书房内却还燃着微弱的灯光,透过雕花的木窗,似乎看到还有人影在晃动。

书房内只有埃尔隆德一个人,在并不大的空间内来回踱着步,从多尔哥多回来之后,他便一直心神不宁。

他们没有猜错,索伦果然一直藏匿在多尔哥多的废墟内,自最后联盟结束过去了两千多年,虽然索伦没有至尊魔戒的相助,但那股黑暗势力却一直没有消退,反而在表面和平的掩盖下悄悄扩大。

这次圣白会的几个成员与索伦的正面交锋让他们再也无法忽视这股暗藏的势力,尤其是盖拉德丽尔夫人用埃兰迪尔星光的力量将索伦重创后,他必定逃去了位于东部的魔多,那个曾经的巢穴。

埃尔隆德建议他们应该在索伦的力量尚弱时乘胜追击,没有魔戒的力量他不会迅速恢复,消灭他是个大好时机,然而却被萨茹曼阻拦了下来。埃尔隆德只好立即写信通知刚铎,告诉他们暗影将随时降临,务必加强防范,守住与魔多的边界。

虽说之后追击索伦的事情交给了萨茹曼,那位力量强大的白袍巫师,但埃尔隆德的内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预见的能力并没有让他看到什么,可一直笼罩在心中的阴影却又清晰无比,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那种压抑在心头的沉重感,让伊姆拉崔的领主一筹莫展。

再次踱回到书桌前,埃尔隆德抬眼便看到了摆在桌上一只精巧的秘银盒子,盒子是打开的,深蓝的天鹅绒上放着一枚黄金戒指,上面镶嵌着蓝色宝石。在跳跃烛火的映照下,蓝宝石发出奇异而深邃的光芒,就像是幽深的夜空中点缀了一颗耀眼的星辰。

黑发半精灵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下来,只见他绕过宽大的书桌坐在椅子上,拿起那枚蓝宝石戒指,灰色的眼眸静静地凝视着它。那是维雅,精灵三戒中力量最为强大的气之戒,也正是依靠着这枚戒指,这片为誉为大海以东最后的精灵庇护所才得以如此宁静美丽,不受外界黑暗的侵扰。

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很多年前的景象,那些飘扬的鲜艳旗帜,众位伟大的君王和数量庞大的军队;至高王的陨落和战争最终的胜利;以及末日火山口埃西铎带着魔戒转身的离去……他以为那些曾经的荣光和无奈都已经随着时间渐渐忘却。然而实际上,都清晰的印刻在了心中,无法磨灭。

尤其是年轻的诺多至高王将这枚戒指亲自交到自己手中,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埃尔隆德憎恨过自己的无能为力,可如今索伦再次现身,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暗魔王自眼前逃走,却依然无能为力。

陛下,我究竟该怎么做……

“埃尔隆德。”

一声轻唤从头顶上方传来,温柔熟悉的声音一如许多年前那般丝毫没有改变。然而埃尔隆德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过,以至于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当他抬起头,看到黑发的至高王就站在面前时,惊讶地一下站了起来,睁大的双眼内灰色瞳孔微微地收缩,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

“许久不见,埃尔隆德。”至高王勾起唇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你还好吗?”

再熟悉不过的笑容,再熟悉不过的问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会再见到、听到。黑发半精灵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处一阵发紧,那种窒息般的感觉刺激了双眼竟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但他还是极力压抑了下来,带着并不确定的颤音唤了声:“陛下?”

“是我。”吉尔加拉德依旧微笑着点了点头。

“您怎么会……”埃尔隆德深吸了口气,仿佛依然不敢确定眼前这个事实,“怎么会出现在……”

“以前你有什么烦心事我都会知道,如今我一样感知到了。”吉尔加拉德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埃尔隆德手中的戒指,“是它召唤了我,不,确切的说是你的心召唤了我。”

烛火轻轻摇曳,散发出朦胧的光晕浸润了一室的温暖。有那么一瞬间,仿佛所有的前尘往事都袭上了心头。三千年的相伴、三千年的思念,一切的一切让埃尔隆德的双眼渐渐盈起一层氤氲,在火光下映得明亮……

但他随即垂目,苦笑道:“您是再说我这么多年都没有进步吗?”

至高王却抬起手轻拂了下埃尔隆德双眉间,似乎想要拂去隐在眉间的痕迹和忧愁:“以前的你可不像现在这般,我能感觉到你内心的不平静,是什么事困扰了你吗?”

黑发半精灵清晰地感觉到至高王指尖的微凉,心思微动,下意识地抬起手将那只微凉的手拉下握进自己的掌心。抬起双眼看着那熟悉的容颜,摇了摇头:“没有,陛下。这么多年不见我也得有点进步啊。”

吉尔加拉德见状没有再说什么,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关切地看着他曾经的传令官,似乎早已经洞悉了所有,于是反手将埃尔隆德的手用力握住:“既然如此,那就陪我出去走走吧。”

“陛下……?”

年轻的至高王拉着他的传令官走出书房,借由悬挂在天幕的一弯新月,踏着碎满一地的银色月光,两人并肩漫步在伊姆拉崔内,一如三千年前。

“伊姆拉崔的变化并不大,这些建筑和道路还是从前的样子。吉尔加拉德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象,眼中溢满了怀念,“好像又回到了三千年前。”

埃尔隆德也抬起头看着平日里都会见到的景色,此时却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好像一下穿越了上千年的时光,又回到了过去。在那个过去的时光中伊姆拉崔的景色依旧,但却有他的王站在其中,回眸向他微笑。

“因为我怕有人回来找不到曾经熟悉的路……”埃尔隆德喃喃道,仿佛在自言自语。

吉尔加拉德闻言站住了脚步,侧过头看着黑发半精灵,目光温柔带着些许缱绻的笑意:“谢谢你,埃尔隆德,为我所做的一切。包括继续守护维雅,守护还在中土的亲族……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也让你难得再露出曾经的笑容。”

“不,陛下,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埃尔隆德像是要否定掉那些,露出了笑容,“也没有因此而不开心。”

看着跟随了自己近三千年的传令官的笑容,吉尔加拉德没有再说话,而是拉着他继续向前走去,顺着山势拾阶而上,走到一处开放式建筑内。

那是建在伊姆拉崔东部一条瀑布之上的白色拱形建筑,上面相互交错了许多雕刻精美的石窗,由二十四根石柱支撑,每根石柱上都蜿蜒缠绕着翠绿的葡萄藤蔓,几盏精灵提灯从顶端垂下来,映着整个建筑内一片明亮。中间的圆形空地摆放着石桌石凳,现在这里被埃尔隆德用来接待圣白会的成员们。

吉尔加拉德轻车熟路地走进去,来到从里面延伸出来的一块平台上,下面便是奔腾而下的瀑布。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伊姆拉崔,此时除了还有几盏微弱的烛光外,这座隐藏在山谷中的庇护所已经进入沉睡,只有天边的一弯月亮和漫天繁星。大概是维雅的守护,从这里望去,那些星辰都显得格外璀璨美丽。

埃尔隆德也走过去与至高王并肩而站,望着伊姆拉崔夜晚中的景色,晚风吹来轻拂过面颊,月光润泽柔和,倾听着自脚下传来的瀑布声,竟有种许久没有感受过的轻松和惬意。

“还记得这里吗?”吉尔加拉德突然开口说:“精灵和人类联盟出征前的最后一夜,我们也像现在这般站在这里。”

埃尔隆德自然记得,那些追随着至高王的日子他都清晰地记得,于是点点头:“记得。”

“那时睡不着独自一人走上来,你因为寻我也寻到了这里,我们就像这样看着驻扎在伊姆拉崔四周的联盟军,”黑发至高王轻笑起来,“那你也一定记得当时你对我都说了些什么……”

看着轻松带着浅笑的至高王,头上依旧带着那顶熟悉的王冠,耀眼的金色和繁复的花纹在精灵提灯的映照下,让埃尔隆德恍惚间将记忆中那天站在此的人慢慢重合在了一起,随着思绪一起飘回到了过去。

回到那个战争不断到处充满杀戮的年代,在索伦的压迫下,精灵和人类建起了牢固的联盟,誓与黑暗魔君决一死战。那时联盟军在埃尔隆德所建立的伊姆拉崔内花了三年时间休整和打造兵器。

就在出征前最后一夜,至高王的传令官怎么也找不到他的王,于是寻遍了伊姆拉崔,终于在那幢修建在瀑布之上的白色建筑内找到了他。诺多的至高王一个人负着手站在夜色中,瀑布反涌上来的风吹拂着他的衣摆上下翻动,平日里看来高大的背影此时却显得有些疲惫和无助。

多年的追随让埃尔隆德完全可以体会到吉尔加拉德身为联盟主帅的重责和压力,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走过去和至高王并肩站在一起。

夜色中,群山周围都燃着星星点点的火把,连成一片很是壮观。那是驻扎在四周的联盟军队,穿着新绿色铠甲在营地走动的战士们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明天他们将举兵向魔多进发。

“准备了三年,明天终于可以正式向索伦宣战了。”吉尔加拉德率先打破了原有的沉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些不安,我知道身为联盟主帅在战前有如此心态实在不该……”

埃尔隆德并没有答话,而是等他的王继续说下去。

“自从带上至高王这顶王冠,便知道自己已经肩负起了整个诺多族的责任。诺多族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不幸,我想尽最大的能力守护他们不再受到黑暗的威胁……但是索伦的力量日益强大,若是再不与他抗衡恐怕整个中土很快都会沦为他的奴隶。”

“所以我们才建立了联盟,与索伦对抗。”埃尔隆德说道。

“是的,但只要战争即起,无论输赢必定会带来死亡。”吉尔加拉德说着抬起手,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想守护他们,还是将他们推向死亡的深渊。尤其看着族人为此而流血牺牲,这个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

“陛下……”看着此时纠结无助的吉尔加拉德,埃尔隆德的心也跟着揪痛起来。

“对不起,埃尔隆德,明明出征在即我却有这种矛盾的想法。但是此时此刻我只感觉到至高王这顶王冠实在太过沉重,尤其是它所承载的那些责任。可我现在连最基本的保护族人不让他们受到一点伤害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是……”

“陛下,您不用向我道歉。”黑发传令官摇了摇头道,“我了解您想保护族人的心。但是索伦一天不消灭中土就一天得不到安宁。我们的族人,甚至是其他的族人都要继续饱受他的侵害。所以必须有人要去阻止,联盟军的建立是众望所归。我相信那些加入到联盟军的战士们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愿意为了光明而战,甚至是牺牲自己的性命。”

吉尔加拉德闻言垂下手,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黑发传令官,灰色的眼眸渐渐地燃起了一丝希望的光亮:“埃尔隆德……”

“而您这三千年来为了诺多的付出,不仅仅是我,更多的族人都铭记在心。陛下,您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再给自己徒增压力。不管这场仗输赢与否,我们都为此而努力过,那便是无憾了!”

埃尔隆德说着,伸出手拉住吉尔加拉德冰冷的手,用力握了握:“不管前方路途如何艰难,我都会一直陪着您,直到这个世界的尽头。”

……

“埃尔隆德,我还是要和你道歉。”至高王的话将埃尔隆德从记忆中拉回现实,“没能和你继续相携着走下去,我很抱歉。不仅如此还将守护维雅的重担交付给你,现在看到你为此而忧愁,我很心疼……”

埃尔隆德此时已经明白吉尔加拉德带他来次的目的,甚至知道他突然出现的原因,心中不由地传来一阵暖意,但是更多的却是掺杂在温暖之后又无法言明的悲伤,在心中不断地蔓延扩大。

“之前你对我说的话,我现在也想送给你。”吉尔加拉德见埃尔隆德没有说话,伸出手握住他的,继续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再给自己徒增压力。而我也会一直一直守护在你身边,陪着你。”

黑发至高王说完,凑上去在埃尔隆德的眉心处落了一吻。

随即他的身形开始变得透明涣散,逐渐与夜色混为一体,直至在埃尔隆德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陛下?!陛下……”

埃尔隆德一下子惊醒过来,待看清楚眼前还在晃动的烛火和书房内熟悉的摆设,才明白原来是自己坐在书桌前睡着了。那么之前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并不是什么维雅的召唤。

是啊,维雅的力量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召唤出至高王,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念想罢了。黑发半精灵思及至此,自嘲般地摇了摇头。

但当他垂下眼睛,看到还握在手中的维雅,深蓝的宝石发出流光溢彩的颜色,确实像极了吉尔加拉德那媲美星辰的双眼,于是淡然一笑。

——谢谢您,陛下。

FIN.

评论
热度(29)
  1. 食肉饼阿水 转载了此文字
    秀礼物——狂喜乱舞地秀礼物! 阿水水这篇真心虐的我一口血QVQ,尤其是最后两段,简直……捅刀还是专

食肉饼

©食肉饼
Powered by LOFTER